平湖门户资讯网 www.phdyy.com
新闻-生活-资讯-旅游-美食-汽车-租房-婚嫁-租房-招聘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平湖在线 > 正文

实践周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11-21分类:平湖在线浏览:5评论:0


导读:原标题:实践周|屏峰新村口述史屏峰新村正门调研背景留下街道屏峰社区成立于2004年4月,位于留下街道西3公里...
原标题:实践周 | 屏峰新村口述史

实践周

屏峰新村正门

调研背景

留下街道屏峰社区成立于2004年4月,位于留下街道西3公里小和山高教园区内,是由四个上埠、南山、水口、屏峰四个自然村合并成立的乡镇社区,总面积1.317平方公里,是一个拥有常住户341户,人口1500人,现有外来登记人口大约6000人的大型合并社区。

调研目的

本次调研在安晓静老师的指导下开展,为了直观地了解屏峰新村的变迁历史,以及变迁对当地住户们的生产生各方面的带来的影响,本小组成员走进屏峰社区,采访了多位居住在屏峰社区的居民住户尤其是本地居民。通过口述采访与聆听的形式,了解了屏峰新村的变迁给当地住户居民生活带来的影响,以及他们对周围生活环境变化的感受,并将其口述的社区变迁历史和生活变化进行收集整理,最终汇成屏峰新村口述变迁史。

口述史整理

访谈时间:2020年11月2日

访谈地点:屏峰新村

受访者:屏峰新村郑奶奶和她的朋友们

访谈者:黄雨辰、陈安娜、严佳睿

整理者:陈安娜

实践周

展开全文

向上滑动阅览

(1)基本情况

郑奶奶,本地人,已退休,祖籍温州。

(2)土地变迁

我们这个村是04年造的,原来有四个组,现在并在一起了。一个村,四个组。原来就很散的,各家各户,没有在一起的,现在就集中了。工大那个地方原来就是我们的田地。这里原来是茶地,也有房子,都很散的。工大那边的宿舍就是原来我们家,后来被征过去了,然后我们就集中在这里了。原来叫大队,什么工农大队,屏峰大队。最早的时候叫水口村。听老人说,水口是一两千年前,午潮山,石马村里面,那个山是海的底,像海的岛一样。水口就是这个出水口,海的口子一样的,这个叫水口,我听老人说的,老人还有老人说的,我也不知道。 原来屏峰村这里就没几户人家,都是从温州平阳那边上来的。以前日本鬼子来的时候,我们奶奶爷爷从温州逃上来的,就没几户人家,逃难逃过来的。我们都是杭州户籍,我们老爸八十多岁了都在这里的。我奶奶她们是从温州逃难过来的。所以我们这讲话都是跟温州那边一样的。我们温州话都会讲的,他们讲什么我们都知道,听得懂的。按照我们祖籍就是温州的。我们这里是抓阄分的,一户一栋。一户人家假如说五六以上的大套,两三个的中套,一两个的小套,按人口的。我们家是大套,这里四个都是大套。他算好有多少人是大套的,有多少人是中套的,都是算好的。我们抓阄的时候有六个人,独生子女算两个。屏峰就是那个山峰,它就是像一道屏风一样的,所以这个就叫屏峰山。

(3)教育资源

留下小学。有校车的。北门过来早晚有车接送的,一直都有。初中没有,就小学有接送车。我们的户口本在这里,一般都进留下小学。除非自己有那个的话,到私立小学去。看自己经济条件,一般我们都在这里读多一点,也不差。

(4)收入情况

一般般了,还算可以。租房子结构都不一样,每户人家都不一样。我们自己住一二楼,三楼四楼出租。有些人住二楼,下面租店面也租掉的。每个人不一样。我们是一间一间租的,每一间结构大小都不一样的,这个听价格不能听的。它里面的结构,里面的装修都不一样。我们有厨房间都要一千多的。有些家里没什么装修没啥东西就很便宜。房子配套不一样的,有些房子很小的,便宜一些。

(5)人口变迁

以前抓阄的时候人少,现在都有小孩了人都多了。有些小孩生的多的都有六七个。我们以前有三个,现在有六个了。

这里一共有三百多户人家,350左右吧,347好像。

外地人就那些租房子的人,比本地人多。房客来,开开心心来,开开心心走。来也是一样,走也是一样开心。我们都很好的。住在我们这里都是有缘份的,不会吵的,我们都客客气气的。

访谈时间:2020年11月2日

访谈地点:屏峰新村

受访者:屏峰新村居住的爷爷

访谈者:赵静、杨璐、金雅芳

整理者:杨璐

实践周

向上滑动阅览

(1) 基本情况

爷爷是本地人,已退休

(2) 土地变迁

原来大家都住的很散,02年03年的时候从工大那边搬过来,大家房子大概05年06年建好,房子是自己建造的,因为我们当时很便宜的,只有四百多块钱一平方,房价很低,房子很空。

(3) 收入情况

以前这里属于贫困地区,搞农业搞不好,打工打不好,现在过过日子好过,也是出去打工,年纪大的人用不着了,都在家里,年纪轻的人都跑出去打工了,外地人跑到我们这里来打工,我们跑到外面去打工,读书读的高一点就跑远一点,笨的都在家里,在这里开店的都是外地人,本地人都打麻将到扑克,贪婪,家里有父母的都依靠父母。租房的人少,大多都是来这边工作的外地人,原来学生也有的,现在学校没有人来租房子,要靠外面的人来租房子。

(4) 环境变迁

公交车以前很多的,有310,193,B支7都有的,都很快的,三五分钟一辆,现在呢,不知道什么原因,少起来了,公交车要30个小时一趟。现在马路边违章建筑全部都拆光了,没有了,把这些老板也赶走了,伙计也赶走了,都没有了,人就少了,租房的人也少了,大多都是来这边工作的外地人,原来学生也有的,现在学校没有人来租房子。

(5) 对镇政府的看法

我们地方领导也是腐败分子,我可以说这句话的,镇政府来圈你这些房子,等于说很便宜的,带哄带骗带吓唬,这样子呢,把房子啊地啊全圈走了,房子从拆迁到建好要三四年,政府只给了一年的生活费,那时候是900块钱一个月。你想想看那么便宜的地卖出去,都是领导签字签下来的,为什么会这么便宜签出去,无空那么便宜会签出去的,那我们老百姓问村里面,村里面说签好了,那为什么不开个村委会议,不通过村里呢,他们就好像装聋作哑一样。原来这里有二十多家企业,留下欠下了大批的债,银行要催债,老板要催债,催的呢没办法,留下政府担心,区政府也担心,千方百计拉了浙江工业大学,然后他们最后就都把土地便宜卖给了浙江工业大学。

访谈时间:2020年11月2日

访谈地点:屏峰新村

受访者:租客小芳姐

访谈者:赵静、杨璐、金雅芳、黄雨辰、陈安娜、严佳睿

整理者:金雅芳

实践周

向上滑动阅览

(1)基本情况

他们这里有300多幢,本地人可能300多户加外来人口可能要超出。因为他们每家每户,每一户人家平均有五户出租。他们是这样,一楼本地房东自己住,二楼可能是儿子媳妇,三楼四楼就是隔层,每一层隔层五间,那么每一户可能有十间或者少的话有五六间,因为儿女多。如果是独生子女,他们一般有十间出租的。

(2)房屋出租情况

他们这边呢,因为相对来说比较偏,农民房价格也比市中心便宜很多,但是房间的格局就不是很满意,因为一栋楼一层楼它是隔成五小间,面积非常小,很少有套房这样子。它格局都是一模一样的,有个别不一样的,他可能后面为了应住户的要求,可能加间房子,稍稍地改变一下。比方说朝南,你看这边是朝南,靠这边有阳台,中间一间是大间,可能他们要涨到一千三,那每个房东,可能有的贪一点要的多一点,两边的啊,没有阳台,朝南,他房间比朝北的大一点,那么他价格可能就是八百左右,朝北的呢他就是,一个小房间,没有卫生间,或者他在隔壁再造一个小房间,两个共用一个。那么你房间可能没有卫生间,他可能六七百,今年可能涨,以前是便宜点嘛。就是每一户都是这样子。朝上的可能环境好一点,因为朝下的做生意多,朝上的在山脚下,可能环境会好一点。我是,当时没找着,我就找了个中间的。他是这边三间,那朝南三间,朝北两间,这应该是算一个大套,其实房间也就几平,很小。我就是一个小房间它隔了一个卫生间,也就十几平。有的房东可能他外面有房子的,他二层也会出租去,但大多数,一楼是他们客厅和厨房,二楼是自己卧室。这几个月空了很多,因为疫情,很多人工作,搬走很多。去年是没有一间空,今年我看到很多阿姨贴出来了。

(3)居住条件

那我知道大概,隔壁大型超市可能在留下,因为可能要明年才竣工,在印象城旁边。其他的小超市非常多,然后早餐么现在只剩下两三家了,因为留下卫生不合格拆了。但是,大概衣食住行还是方便,地铁还在造,193也比较方便一点,193到环北新村嘛。站台非常方便,我们那边,一下去就是啊,那边吃烧烤的地,那边就是一个站台,就是因为方便我才选了这边。

房子我不是很满意,因为以前上班方便嘛,我在西溪上班,但如果让我的性格选,这房子我是看不中的,因为我喜欢有阳台,我自己种花,喝喝茶,所以我就挑了朝南这里的阳台,它下雨可能有一点点飘风。其实房间很小,他阳台比房间大。一般的原始都是这样,已经造了十年了, 今年这个房子也有十一二年了,其实里面也不怎么多好了。一千块钱其实就是以前八百的房间,就今年开始涨。

(4)本地人与外地人关系

因为我在这里住的比较久了,对这里的老太太比较了解。我在这里,中间搬走过一次,后来房东又叫我回来,加起来八年了。我一直想搬,但是我阿姨不让搬,一搬她就生气,一搬她就生气,因为太熟了嘛。她家就一个儿子,两个小孙女,都是我带大的多,你这一说搬家,两个孙女都不理我了。我其实很想搬 ,因为上班说实话我还是想市中心,想去happy啊只能印象城了。

(5)治安管理情况

总体,这边安全什么的都还好,因为他们这边的社区的社区的人经常栓个小绳子就出门转,我房东后门,从我住进来,十年都没关过,她懒得去换门,我这个阿姨,她自己的前后门,她出去逛街,从来都不关的。因为做酒店这一行业的嘛,胆子大一点,我就自己房间锁好就好了。现在大多都是密码锁,我房东阿姨不让换,可能不想付钱吧,密码锁也贵啊。你坏了还要换。我看我前面那户,三天两头在报修。

(6)当地人收入情况

你想想,他们房租一个月,一万,再加,老两口啊,他们退休工资,那么子女一般都是双职工,然后他的房租月收入一万,然后你自己想,家家户户都是两台车的,光净收入他都有,他都没出的呀。村里面任何收入都没有,它不像小区你要收物业费。他们收入就靠以前拆他们的迁,占他们的地,他们每年分红,他们福利非常好,这里面的人非常富的。房东都会给你们找对象,因为他们这边哈,每个人都农村出口,农村他们都有地,他们的一颗茶叶树,一颗桂花树,都有钱,每年都有分红的。这个拆的地归拆的地,跟这个不同。他们有的房东老太太很聪明,听说要来点树了,赶紧买一些树苗种上去,然后一枝树苗就有五百块。

很多菜地,你看那边全是菜地,旁边都是菜地。房东老太太几乎都种菜,她们几乎都不买菜的。到处都是他们的菜地,九月森林都是他们的菜地。

(7)村内环境和周边环境

垃圾分类,我们这个村,应该第二天就出来了。我们单位第一步,他们第二步,因为他们的村干部,全部都发起。这里还是今年,二月疫情之前刚刚起来。垃圾分类都弄得很好了。刚刚弄好就疫情了。垃圾分类他们都有义务的,老头老太太没事干喜欢去弄这些义务的也没钱的,因为他闲不住的。

不管是从这个东门,这个叫北门,他是有东、南、北三个门,西门是没有。东门和南门上去,有个山,你可以从那个山一直爬到,我身体不好,中午爬了三分之一就下来了。你礼拜六礼拜天可以去爬山,中午他们在旁边七一五上班的,中午他们都会去爬个一个小时的山。周末很多人就背着个登山包就来了,很多的。有人说可以到西湖,我没试过。这里和小和山的山是通的。它这个人造楼梯是很陡的。所以说小和山的好爬,这个我吃不消。我每次都是半途而废,就从这个东门,可以一直走到底,前面就是一个部队嘛。环境就是整体都很安静,还好。药店也好几家,这个村就非常方便,唯一的没有花店,因为我爱花,我喜欢山花。这里面除了没有花店、干洗店。往这边,往富阳闲林那边,你就靠山靠水了,往市中心,我不太喜欢,太吵。这边你到了六点半下班,如果是冬天了,六点半除了老头老太太走路散步的话,一般没什么人的,真的农村的。早上起来,里面就是听着鸟叫啊什么布谷鸟啊,听着水声,其他没有的,就这点好。现在可能稍稍的,可能人比以前稍微多一点。我上半年几乎就是一个人在村里晃,几乎没人的,感觉家家户户都空了,因为全部都赶回去了。

访谈时间:2020年11月2日

访谈地点:屏峰新村

受访者:租户冯叔叔

访谈者:严佳睿、陈安娜、黄雨辰

整理者:黄雨辰

实践周

向上滑动阅览

(1)基本情况

冯叔叔住在这儿十多年了,一家四个人一起搬过来的,现在孙子还没出生。他住的房子是04年建起来的。

(2)土地变迁

以前住在这的人也很多,我是04年搬过来的政府给之前这里有地的人每人一户,一家一栋,抓阄分,抓到哪里算哪里。

(3)房价与房屋出租情况

房价比以前贵了很多,现在一间房子要1100,以前刚来的时候房子不太好但价格便宜,百来块钱。我们一家住的是两间,烧饭一般不怎么烧,没有厨房,以前会在公共厨房烧,现在不让烧煤气,这几年对消防整治比较严,大家都住一起,挨得近,不让用煤气。通常点外卖,或者偶尔用电磁炉烧点什么。房东定的水费,有的不用钱有的要钱,一吨水四块钱,电费两块二,一家一个水表。现在一栋楼(大概三间,四层楼)住十来家。年轻人住的蛮多的,老年人一般都不出来打工了。

(4)本地人与外地人关系

邻里间交往不太密切,因为都是分开住的,不怎么来往。

访谈时间:2020年11月3日

访谈地点:屏峰新村

受访者:屏峰新村管理垃圾分类的工作人员

访谈者:黄雨辰、陈安娜、严佳睿

整理者:陈安娜

实践周

向上滑动阅览

(1)基本情况

奶奶57岁,来自安徽。大儿子在外做装修包工,小儿子跟父母一起住在屏峰新村已经三年了。奶奶在社区管理垃圾分类,老伴收废品,小儿子二十多岁瘫痪卧床,生活不能自理。

(2)社区整治

垃圾分类是去年8月份才建的,(政府)很重视,留下街道来检查,社区来检查。早上的时候很忙,得两个多小时,忙起来(的时候)。早上七点就起来了。他们都不分了现在,他们都是倒的一塌糊涂,桶里、上面都脏得很,我们从桶里捡、分。中午十一点半下班,下午一点半上班,五点钟下班。下午大家都上班去了才轻松一点。

(3)房屋情况

房租有的涨价了,有的不涨。我们租的房子连电费水费一个月得一千五。你就叫我自己一个人在那干,住那房子,吃完花完,吃干弄净。我们租了下面一大间,一层一半,他都是这样隔开的。房子住不起,一个月都剩不了多少钱。

(4)收入情况

工资是留下街道发的,两千多。不挣钱,你要一个人在这根本不挣钱。两个人在这干还剩一点儿。一个人挣不行,活不住了。

(5)生活情况

一天光吃菜,青菜都得几块钱。吃菜一天得二三十块钱的菜,不是很好的菜,像青菜。买菜方便,村里面贵,都几块几块的。

(6)环境变迁

环境挺好的,刚搬过来的时候就这样,反正没啥变化。

访谈时间:2020年11月3日

访谈地点:屏峰新村

受访者:屏峰新村74岁的退休爷爷和他的太太

访谈者:黄雨辰、陈安娜、严佳睿

整理者:陈安娜

实践周

向上滑动阅览

(1)基本情况

本地人

(2)土地变迁

03年搬过来的。这里没建好的时候是茶地,工大房子的地是我们原来的田。

我们原来这里一个大队,四个小组,这里是第四小组,工大是第一小组,上面那块是二组,这上面三组,我们四组。现在造房子造到一起了,原来都是分开的,上面也有,下面也有,那边也有,分了四个小组,现在一个地方了。

我们那个时候老房子拆迁了赔你点钱,这个房子拆掉也很便宜,只有十几万,二十几万,现在一百多万,两百多万。新房子是我们自己造的,地基我们农村,我们这里原来是农民。地全部国家征用了。拆迁后分配他有规定的,大户、中户、小户。按照人口,人口超过六个以上是大户,超过三个人是中户。我们这里算中户。小户也少,大户也少,就中户最多。

(3)收入情况

一般都没工作了就全靠租房子吃饭的咯。

(4)生活情况

井水就洗洗用用,不吃,吃不好吃。夏天很凉,冬天很暖。(井水是)房子造好以后打的。租客井水不好给他们用的,我们都给他用自来水的,井水我们自己洗衣服的,自己也不吃的。叫人来挖的,打九米深。我们井水没搞好的时候没地方洗的,自来水还没装好,它要过段时间,后来才装的。天然气早就装好了,过了年就通了。天然气大概三块多,本来两块四,现在可能三块多了。国家水费刚开始我们才一块八毛钱一吨,现在要两块九。电也是这样,分好几档。

访谈时间:2020年11月3日

访谈地点:屏峰新村

受访者:屏峰新村退休人员郑先生

访谈者:赵静、杨璐、金雅芳

整理者:赵静

实践周

向上滑动阅览

(1)个人情况

我原来在市区工作,市区退休以后嘛,市区房子卖掉了嘛,这边房子不出租的话哪里住得光啦,住不光,对不对哦,本来在市区工作,我市区单位里分房子的嘛,退休以后都卖掉了嘛。我这里搬过来是05年搬过来,我没退休嘛老婆住在这里哦,我在市区上班嘛一个礼拜过来(住),退休以后嘛那么就搬过来了。

(2)房屋情况

这边房子是03年04年开始造的,03年...具体忘了,具体那时候造房子我还在上班,都我弟弟搞的,我不管的,反正他们造好嘛,那个时候也没考虑到出租,后来我重新装修过,装修过嘛花了,造造花了20来万(笑),装修装修花了40多万。我现在8间出租,8间现在还有5间,搬掉3间还有5间。

(3)出租情况

外地人很多,大多数是外地人,为啥呢,你等到过年啦外地人回去冷冷清清的,现在都外地人,等于说像我这样8间房,比方说啊,住8个人就是8个外地人,我们2个人就(对)8个外地人,就这样道理。本地人很少的本地人,都是外地人多,你一户人家5口6口7口8口总还是本地人,那你一栋房子这么多(房间),像我是小套,像他们是中套那个大套,你这么多房子,它是一层是300个平方400个平方,我300个平方,等于说它们一层是(有)大中小,一楼不算奥,(他们)5间,我一层是三间等于说奥这样道理。房子基本上都,这里人基本像他们呢当地这里农民等于说他们农村户口,现在很多居民户口了奥,他们现在就靠租房子收入,租房收入嗷,像他们就退休工资比较,不像我们这么高对不对,像他们这里呢退休呢农村退休工资不高的,2000来块一个月奥。这边租房子好的差(都有),像我这里呢装修好的比人家贵,我这里呢像小间后面小间最便宜租700(块),到850啊,中间1000到1300,大间1400、1500奥等于奥说这样的,比较贵,人家呢租,大间也可能租800也有的奥,跟你好的差的(有关),有的公用卫生间,有的那个的设施(不行),像我们租都是要么学生,要么年轻人奥,我这里租715就两个小伙子。

(4)生活情况

出租嘛现在呢不是很多,但是还可以嘛,反正对我来说呢,个人来说嘛是租不租也是无所谓的哦,反正退休工资自己够花嘛好了哦,旅游旅游啊,现在呐再过几年啊旅游也出不去了,那现在这次呐,我过两天到海南去,我海南去过了他们叫我去人家,朋友叫我去,海南去,1600块钱,1500块,像我超过65岁嘛,加100块1600,像我们旅游旅游国内哦,国外不想去。

(5)屏峰新村里的旧房子

那里没搬光,他们都那个(旧房子)本来要重新装修的,要全部赶掉,全部搬掉,还有几户呢,有关系的嘛,还有没几户住在这里,很旧的,这个70年代的房子,肯定有安全隐患的,不搬嘛有的人嘛就是为了省点钱,这里的房子(后造的)嘛好出租,哦那住在那边,他这里嘛那边便宜诶,有时候那边租300,这里租600,赚差价嘛。70年代房子,原来呢是叫危房这种房子,都是预制板架架的嘛,像我们这个房子后来造的嘛就是都是现浇的嘛,现浇板,我们这个很牢,不要说6级地震,8级地震也震不掉,我们这个房子,像我这个房子,挖下去六米深,挖到溪沟沟下面,等于说山石啊就是岩石,挖到岩石了,再大片水泥浇上。那时候造房子嘛,这个房子(旧房子)你要稍微地震,三四级地震一震就塌掉了哦。

(6)管理情况

以前是很乱的,现在就比较正规起来了,但是呢现在他们农村里呢,有的地方管呢也管不好,像我们这村里的话也是很难的。像我们这个小区,五水共治平安什么的,五水共治没水你怎么是五水共治啊?现在这垃圾沟多脏啊,是不是呀。桥下面有点水,从下面顺上来有水,前面上来没水,按理说,以前的这个小区,(溪水)是属于一年四季不断的,我们吃、用,都在溪里用的,那时候很干净的,有小鱼的,(那现在没有人来整治一下吗)谁整治啊,整治呢那时候又说劳民,谁来搞啊,整治要钱的,对不对,上次一个干部,他说准备花五百万的,所以乱就乱这里呐,他给你水泥浇浇掉,放上去,就是这样呢,就是他省钱,赚钱,省钱按理说溪沟应该这样的,跟你造房子一样,地基打好,打好这里开始给你造起来,下面用鹅卵石。现在绿化也搞的一塌拉糊涂现在,搞不好的现在,你说怎么现在你要重新整治过要有钱,现在干部不是以前,就我们留下地区,整个杭州市,留下地区我们搞得最差,留下老街拆掉,拆拆掉,要搞搞不起来,那就在这里,搞,搞起来要有钱。

个人心得

本次社会实践调研的社区是屏峰新村,这是一个政府征收土地后,通过整改组建起来的村,通过一系列的采访,这个村给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出租村”,在公告栏中粘贴最多的就是房屋出租信息,并且在我们寻找采访对象的途中会有很多人问我们是不是要租房。通过采访本村人,租客后,了解发现,这边每家每户几乎都是一二层楼供自己居住,三四楼分割成很多房间进行出租,房间里能放下一个小床和衣柜,只有10多平方的样子。租金几百元不等。

在采访的途中,我们遇上的租客都特别友好,他们愿意提供所有他们知道的关于这个村的信息,但是在采访屏峰村本地人时就遇上里一些阻碍,当我们问及关于房屋的电费水费和关于个人的问题时他们就会变得格外警惕。但是也收获了很多关于屏峰新村的历史。在有更多经验之后我们的采访变顺利了许多,也更加被人信任,就比如说一个租客是老奶奶,她负责屏峰新村的垃圾分类,老公是收废品的,有两个儿子,小儿子身体上有些残疾,不能自理只能靠两个老人照料,她和她老伴一个月赚的刚好可过活。但是还有屏峰新村这样一个地方,虽然出租房很小,但是也给了老人落脚之地。总体来说,是很有意义的一次体验。————严佳睿

我们小组在此次实践活动中的任务是对屏峰新村进行口述史调研。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口述史的调研方式,这次实践也带给我许多新的体验与收获。我本身的性格是有些慢热的,访谈与人际沟通并不是我的强项。在此次实践过程中,通过与当地社区居民的接触交流,我们直接地了解到屏峰新村的变迁历史、环境整改、住户关系等多方面的信息,同时我自身的人际交往与沟通能力也在这个过程中得到提升。实践的进展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我们也在采访的过程中被当地的住户拒绝了多次,但我们并没有丧失信心,也理解他们的难处。当然我们后来还是遇到了很多热心的居民,耐心的接受我们的访问并进行了愉快有趣的交谈。通过此次实践,我懂得了如何更好地与陌生人沟通相处,也在一次次采访的过程中提升了我自身的访谈能力,发现对待不同的采访对象要用不同的问法,要尽量以通俗的方式询问,也对屏峰新村有了更深入的认识。此次实践活动令我受益匪浅。

————黄雨辰

在此之前,我对屏峰新村的了解并不多。通过此次实践,我们了解到的不仅仅是官方记载的屏峰新村,而是村民、住客眼中的屏峰新村,是生动的、多样的。除了完成口述史的任务,此次实践更是让我们提升了交际能力。采访过程中,我们有遇到拒绝采访、含糊其辞、防备心重的,也有遇到待人热情、客气和善的。虽然开始的时候我们遇到了很多居民的拒绝,但我们并不气馁也非常理解。通过采访我们发现屏峰新村房屋出租非常多,而且租金也不低。我们一共访谈了七个人,其中让我感触最深的是57岁管理社区垃圾分类的奶奶,一个月两千多的工资却要负担一千五的房租,还要照顾瘫痪在床的儿子。她与我们虽然是初次见面却没有一点距离感,耐心地回答我们每一个问题。关于屏峰新村的变迁,我们从居民口中听到了许多,但更精彩更有趣的是与他们的交流以及有关他们的故事。

————陈安娜

这个礼拜的实践周,我们去到了屏峰新村做口述史,这是很新奇的体验,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口述史,也是我第一次去到屏峰新村。

去的那几天太阳都很好,屏峰新村的人们也大多比较友善,我已很高兴。因为我本身不是一个擅长交际的人,所以非常紧张,刚开始的时候完全不知道怎么开口,但在一次目光交流后,有一位叔叔对我笑了,我就有了勇气开了第一次口,那位叔叔人很好,在我不知道怎么接下去的时候也愿意圆一下场子讲一些别的,我实在很感谢他!这之后的几次问询虽谈不上多顺利,但我感受到的来自陌生人的善意却是很多的,所以在对话中了解屏峰新村过去与现在的同时,我亦收获了与人交流的经验,大家在问题之外会谈到一些比较隐私或者敏感的话,在某一瞬间感受到这其实是一份信任的我十分感动,甚至发出这个社会还真是美好的感叹。

值得一提的是,每次回家或者返校坐车都会经过屏峰这一站或者那个加油站,但我大三的这一周菜真正进到了那里面,原来别有洞天,不得不感慨我对周围的事物其实了解的极少,实践周就好像在帮助了解研究方法的同时给了我一次外出探险的机会,这份体验很不错!

————赵静

这次实践活动我们的任务是做屏峰新村的口述史。事实上,我刚看到这个主题的时候是觉得有些棘手的。一方面,是怕得不到多少有用的信息,无法完成任务;另一方面,确实不太擅长与陌生人交流,挺怕遭到拒绝的。但真的去做了,鼓起勇气去尝试时,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担忧的一切。事情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糟糕,确实有遭到拒绝,但态度也很和善,更是遇到了好几位非常热情也健谈的居民。在交流过程中,我也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不同的人对屏峰新村的描述是大不相同。哪怕是年龄相仿的老爷爷,由于经历、学识等多种因素,他们对自己所在的村落却有着近乎相反的描述,更不要提这里的外来人员与本地人了,那说的仿佛不是同一个地方,着实有趣。当然,这也让我们从多方面认识屏峰新村,使得我们的口述史更全面客观

————金雅芳

这次的社会实践是了解屏峰新村的口述史,这个主题听起来就很有意思。但是,收集口述史的过程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从到达屏峰新村开始,我们就遭到了拒绝,物色到的对象都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我们,但是我们并没有放弃,也遇到了很多愿意和我们分享的当地居民。通过与当地居民的交流,我发现当地人对屏峰新村的看法与我想象的不同,他们会对政府有不满,会对社区的建设有意见以及对公交车线路减少的抱怨,甚至让我们帮他们反映一下。通过这些交谈,我听到了他们的故事,与他们的距离拉近了,遇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人,也对屏峰新村有了新的感受。

————杨璐

小组总结

口述史与官方史不同,官方史是唯一的、确定的,虽然更具有代表性,但也失去了很多趣味。而口述史有趣的点就在于它的答案是完全无法预料的,最终呈现的结果取决于我们遇到的访谈对象。在此次实践过程中,我们接触了许多不同的人,或是本地居民或是外地租户,有年长的老人,也有在此上学或工作的年轻人,还遇到了一对开餐馆的双胞胎兄弟。在与这些人的交谈中,我们对屏峰新村有了直观且生动的认识,也从不同访谈对象的角度对屏峰新村的变迁给居民生活带来的影响有了更全面的理解。作为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或者在此地生活多年对这里一草一木都如数家珍的外来人员,他们的回答在细微处的差异都展现了不一样的屏峰新村。本次实践活动虽然短暂,但在此过程中我们认识并亲身实践了口述史这一形式的调研方式,也学会更好地与陌生人打交道,走进不同人的生活,看到了他们不一样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每位小组成员都从中收获颇甚,受益匪浅。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媒界实验室”2020年11月16日。

标签:屏峰新村变迁社区温州房子外地人人家时候访谈陈安娜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