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湖门户资讯网 www.phdyy.com
新闻-生活-资讯-旅游-美食-汽车-租房-婚嫁-租房-招聘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最新焦点 > 正文

李元兰:弯弯的湖堤是童年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10-18分类:最新焦点浏览:5评论:0


导读:原标题:李元兰:弯弯的湖堤是童年遥远的夜空,有一个弯弯的月亮弯弯的月亮下面,是那弯弯的小桥小桥的旁边,有一条弯弯的小...
原标题:李元兰:弯弯的湖堤是童年

遥远的夜空,有一个弯弯的月亮

弯弯的月亮下面,是那弯弯的小桥

小桥的旁边,有一条弯弯的小船

弯弯的小船悠悠,是那童年的你我

…… ……

正如李海鹰所说,当年的贫困和艰难,在今天都变成了美好的回忆了!

他的话,他的歌,一下子把我拉进四十多年前的画面里……

七十年代,我出生在新湖一个贫困的小村庄,人口不过几百人。小小村庄还被一道大堤隔成了堤东和西湖。我们那儿的西湖比不上杭州的西湖美,是防发大水的时候蓄水用的。

一九五八年我们那儿发大洪水,全村的人都包括整个新湖的人们都搬家了,我们村迁到近一百里外的东乡张河桥苍丘,这就使得苍丘的一位姑娘认识了我逃难的奶奶,于是后来就有了我们这个家庭。(当年我爹还在吉林煤矿教学吧。)

我们是住在堤东的,一出门就是一条长长的高高的大堤。走亲戚的小姨说:“你们在这儿生活憋闷不 ,一点不亮堂。”我们从出生后十几年二十几年地在这里,哪有什么憋闷之感啊?

我们生活在大堤脚下的人们,早就看惯了大堤横在我们的家门口,就像母亲的怀抱;我们也看惯了大堤上的人来车往,好像贫困山区的孩子们看火车经过;我们看惯了大堤上两旁的白杨,春天吐绿,夏日遮阴。杨树毛飘落的时候,我们小孩子们挎着篮子去拾啊,一会儿就满篮。母亲给我们洗了煮了,弄上一点盐和香油,那是童年最香的美味。哦,还有翠绿的榆钱,一串串的,从树上撸下来就可以吃。

大堤的西脚下,是我们村的自留地儿。一条小路窄窄的,两旁都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蔬菜或是棉花黄豆绿豆之类的作物。站在大堤上犹如站在山上往下望,那是一片绿油油的景象,好一片希望的田野!

大堤的东面坡是土质的,西面是一块块平整的大石头砌成的。我们堤东的人家在好日子里都抱出被子来晒在堤西的石头上。棉花也在上面晒,我割草多了也晒在上面,等干了好跺起来冬天再用。

每天黄昏母亲和姐姐还在地里劳作的时候,我简单吃点馒头,(那时候还没有白馒头),就挎着篮子带上小铲去堤西地里割草。最好的就是马蜂菜,这种草我们家小猪最爱吃了,看着小猪甩着大耳朵甜甜吃饭的样子我就满幸福满开心。但是这种马蜂菜不是很多,需要找很多地才能挖到一些。

夏夜,全村的人们都在晚饭后提着马扎或者凉席来到大堤上乘凉闲谈。凉风习习,听树叶哗哗作响,听村里的人天南地北地谈话,听姐姐们咯咯说悄悄话。夜深了,人们陆陆续续走下大堤回家睡觉去了。最后,大堤上只剩下我和姐姐,甚至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望着天上的繁星,听着风儿唱歌,我才恋恋不舍地下去。有一次,我和香姐在大堤上乘凉睡着,被雨淋醒了,然后哈哈大笑着抱起凉席来就往堤下面的家里跑。

我们堤东的人们,早已习惯了端着碗走出家门在堤脚下二堤上吃饭聊东道西。饭后就扛着锄头或者拉着地排车牛车爬到大堤上,然后再走下大堤到地里干活。麦收秋收的时候,人们天还没有亮就下地干活。就这个河堤啊,让人们费了很大的力气爬上去再爬下来的,拉粮食的时候最吃力。我们家没有牛,不知道娘和我们一家在堤上洒下了多少汗水。

展开全文

记忆最深的,就是人们把打来的粮食都晾晒在长堤上,玉米啦,麦子啦,豆子啦,一般是放到正面对自己家门口的大堤上。条件好一点的,找个家伙轧轧麦子啊,还有打玉米的机器的。贫困的家庭就只能用农具打麦子,一般都是借着大堤上人来人往的车辆轧。

我的父亲从六六年开始就一直生病,没有干过农活。我的母亲比一般的劳力还能干,因为家里人口多能干活的人少。奶奶年迈体弱,从不下地,只是在家里烧水做饭,我们姊妹四人都上学,所以母亲是一个人干七口人的活。不知道娘受了多少累,也不知受了多少气!因为最早那个时候,大家伙一起干的,我们出力的人少,人家就白眼,就冷眼冷语。说什么我们四个孩子上什么学啊?母亲一生要强,咬着牙说:“孩子们愿意上学,我砸锅卖铁也要供他们。”

在八十年代初,农村家家的孩子几乎都有辍学的。我小学的同学绝大多数都辍学了,能上初中的没有几个人。现在想想自己竟然还能考上学,也应该是母亲和上帝的恩赐了!!

那年我在老县城上初一年级吧,放学回家找不到妈就爬上大堤,再下去,走很远的路到自家地里看到了妈妈。她一个人砍玉米啊,一个人装地排车啊,一个人拉车,一个人拉上这高高的大堤啊……我忍不住大哭,我发誓要好好学习,因为我的好成绩总是让妈妈开心和骄傲!所以我在学校里是最勤奋最刻苦的一个,所以我成为九零年班里唯一考上中专的学生。那都是母亲的艰难给我的动力!

最难忘的是我三奶奶家的大叔,在我的记忆里,他是给予我们家帮助最多的人。他总是干完自己家的活儿就帮我们家干。大叔不是亲叔,但在我们四个人的心里,像亲叔一样。

后来我们到外地求学,大叔也给我寄过一次50元的生活费,给二姐寄过100元,当时我们的生活费是十几元。所以,大叔的这份恩情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上班后的我们也总是给大叔买好吃好穿的。大叔一生老实巴交,为了妹妹,终生未娶。

我的家,住在长堤脚下。在这条长长的大堤上,我四年里独自走过,在天还没有亮的周一的早晨,在天已经黑了的周六的夜晚。我骑着车子走20里路去县城中学上学,数了一个又一个东防小屋,那是多么漫长的路哦,那是对一个小女孩人之初的磨练。那么多的苦,如今都变成了美好的回忆!

如今,我们堤东的人家早就都搬到堤西的西湖去了,我们真正的老家也都变成废墟了。一座老宅子也没有留下,只留下时光的匆匆和嘘叹!

农村是越来越好过了,竟然有了村超市,有垃圾桶,还有硬化的公路,还有家家户户门外的绿化和美化。小时候总是看到人们拉着一地排车去交公粮,现在早就不交公粮还能得到国家的小麦补助,我们农村的老人们也能领到国家发的老年人补助,这是我们几千年来的农民想都不敢想的事,就让他们遇上了,他们笑得合不拢嘴哦,好像也变成了吃皇粮的公家人

可惜的是,村上的人是越来越少了,打工的打工,全家搬到县城的也有三分之一的人家,全村只剩下一些老头头老太太了,只剩下一些小孩子了,只剩下几个青壮年了,包括我的小弟。他在外面发展多年,终于想通回家发展了。

现在国家要振兴乡村,看到人家的乡村都越来越美丽越来越富强,不知道我的小村庄什么时候,也能吸引本村的人们回到村庄振兴我们自己的家乡,不再一年到头在外面劳碌?

希望我的小村庄,家家户户都有人家而不是空宅,家家户户都有老有少,热热闹闹的。

希望我的小村庄,人人都有自己的手艺,也希望自己能为自己的村庄做一点实实在在的事情。

这里,虽然还弱小;这里,虽然还闭塞,这里,没有山没有河;我的家乡并不美,但这里是我的根啊!

家乡的大堤,我心中的河山!

年前回家的时候,看到大堤上在施工建设,听说这里要通高铁啦,是吗?

李元兰:弯弯的湖堤是童年

(作者:李元兰,东平县实验中学优教师,全国班主任成长研究会成员,中国教育学会中小学德育研究分会理事,心语家访工作室主持人。)

标签:李元兰大堤母亲人们时候一个人生活大叔姐姐麦子故事传记小村庄西湖苍丘新湖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