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湖门户资讯网 www.phdyy.com
新闻-生活-资讯-旅游-美食-汽车-租房-婚嫁-租房-招聘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平湖在线 > 正文

那些逃离城市的书店,去哪儿了?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10-14分类:平湖在线浏览:13评论:0


导读:原标题:那些逃离城市的书店,去哪儿了?本文转载自公众号:计成,欢迎关注设计师的“福地”。计成(ID:jiche...
原标题:那些逃离城市的书店,去哪儿了?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计成,欢迎关注

那些逃离城市的书店,去哪儿了?

设计师的“福地”。

计成(ID:jicheng-0102)原创

作者 | 张帆

编辑 | 肖琪玲

疫情爆发、电商崛起、数字阅读大行其道,实体书店似乎越来越难活下去,过去一年就有500多家书店倒闭,命运下行难以阻挡。

与此同时,一大批书店却悄然在乡村走红。

依山傍水的环境中,深居山林的书局、被环绕在水田中的书店、坐落在山崖边的书舍......

它们不仅引来游人如织,更是凭借独具一格的设计斩获Architizer A+ Awards等国际奖项,成为设计师的“福地”。

01

实体书店命运下行

“有一天你突然发现,复旦周边那么多的书店已经悄然消失了,只剩下我一家还在坚持。”

鹿鸣书店创始人顾振涛曾对此忧心如焚,不只是担心自己的生意,更是对母校周围人文氛围的缺失而忧心忡忡。

事实上,在复旦以外实体书店也大面积陷入倒闭潮。

许知远为单向空间书店求众筹续命、嘉兴“乌托邦”书店在清完库存后宣布关门、深圳诚品书店突然宣布倒闭......

展开全文

受人关注的网红书店尚且如此,那些街角巷尾的小书店更是难熬,关店、倒闭成为行业命运下行后别无他选的无奈。

《2019—2020中国实体书店产业报告》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实体书店数量超7万家,而2019年国内就有500多家书店关闭。新冠疫情的爆发更是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广州浮光书店、方所书店、言几又书店等都发出过求救的声音,悄然倒闭的也不在少数。

人们对城市里独立书店的命运下行似乎并不意外。

一方面,电商平台大力推行折扣售书抢占纸质书市场,让实体书店举步维艰。

2016年开始,我国图书网上销售规模首次超越线下实体规模,此后电商优势越来越大,到2018年电商销售规模达573亿元,而实体店销售规模仅321亿元。

另一方面,与出版行业日渐式微截然相反的是数字阅读大行其道。

自2016年开始我国数字阅读用户规模突破3亿,2019年超过半数成年国民倾向于数字化阅读方式,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接触率达到 79.3%。

面对电商和数字阅读的双重冲击,实体书店既有远虑又有近忧。昔年,新华书店内人头攒动,全民阅读的盛况难以重现。

随着国内人口红利的消失,人力成本、房租、水电等运营相关费用对于已亦步亦趋的书店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电商、数字阅读、运营费用成为压在城市书店头上的“三座大山”。

02

乡村书店“火”了

行业命运陷入下行,乡村书店却意外走红。

5月1日,沙溪白族书局宣布开门试营业,这家书店坐落在大理州剑川县沙溪镇黑潓江东岸的北龙村。是南京先锋书店顶着疫情期间数百万人民币亏损的压力下,在全国布局的第16家书店、第5家乡村书店。

先锋书店注意到沙溪是因为诗人北岛的称赞和力荐,沙溪古镇是西南地区茶马古道的要塞,曾经盛极一时,后随着茶马古道渐渐没落。

作为古镇,沙溪区域是茶马古道上唯一幸存的古集市,有完整无缺的戏院、旅馆、寺庙、寨门。

但先锋书店没有选择在古镇上开店,而是出人意料的选址在古镇外的白族村子,看中了毫不起眼的土房。

书店的主建筑由一座有数十年历史的破败粮仓改造而成,设计师是“沙溪复兴工程”负责人之一的黄印武,改造的设计核心理念是: 把物质的粮仓改成精神的书仓。

那些逃离城市的书店,去哪儿了?

沙溪白族书局

黄印武几乎保留了粮仓的原貌,修补了夯土墙、抬高了屋顶、把屋顶两翼的瓦片换成窄长玻璃、把高耸的烤烟房改造为极具精神性的诗歌塔,并在主建筑东侧参考白族建筑新建了错落的廊屋。

那些逃离城市的书店,去哪儿了?

沙溪白族书局

高耸的空间、粗狂的土墙,各色的图书工工整整的摆放在千百个书格中间。改造后的沙溪白族书局,占地1000多平方米,由书店、咖啡馆、诗歌塔组成。整体颇有韵味,坐落在田野山村,融入乡村的同时为白族村落带来书香满满。

既没有大面积“爆改”又保留了谷仓的古色古香,黄印武还增设了复合书店陈设的实用性空间,自一开张就大受欢迎,成为先锋书店众多分店中人流量最大的一家。

事实上,在此之前,先锋书店就开有碧山书局、云夕图书馆、陈家铺平民书局和厦地水田书店,它们或建于田间、或坐落于山腰,都是深入农村的乡村书店。

那些逃离城市的书店,去哪儿了?

厦地水田书店

除此之外,新华书店旗下的云上乡愁书院、浙江桐庐的言几又乡村胶囊书店、陕西的留坝书房、北京怀柔郊区的篱苑书屋......越来越多的实体书店开始走出城市,亲近乡村。

仅以新华书店为例,2018年河北省乡镇以下新华书店数量不超过10家,而到了2019年10月,这一数据已超过100家。

显然,乡村书店的走红已然成为事实。其中既有乡村振兴战略、渠道下沉等外界因素的推动,但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在于书店的作用与定位在悄无声息中发生了改变。

过往,书店作为图书交易、借阅、展示的主要实体场所,核心业务围绕卖书展开,在不少年轻人喜欢的网红书店,图书在书店中的销售占比甚至已经低于30%,例如猫的天空之城概念书店、仁义礼智信书店、全民畅读书店、机遇空间等。

在这些书店的定位中,第三空间的属性显然更强,文创产品、咖啡饮料、培训课程、沙龙、电影展......书店正在多元化,成为文化、社交活动的发生场所,卖书之外营造氛围成为关键。

也意味着书店的设计要更具创造力,因为只有别具一格才能更容易地出圈。越来越多的乡村书店的出现对设计师而言既是挑战,但更是机会。

03

设计师们大放异彩

当书店开到乡村,房价和空间不再成为设计师设计时的两大枷锁。书店的选址、设计、建造艺术便成为设计师们可以大放异彩、发挥创作灵感的沃土。

8月4日,Architizer A+ Awards获奖公布名单,获奖的众多中国建筑项目中就有两个乡村书店。

其中青龙坞言几又乡村胶囊旅社书店,斩获专业评审和大众评审两项大奖,金华拾云山房获得专业评审奖。

那些逃离城市的书店,去哪儿了?

那些逃离城市的书店,去哪儿了?

△ 言几又乡村胶囊旅社书店

言几又胶囊旅社书店坐落在浙江桐庐的山林深处,南面背靠青山,北面坐拥低台,屋旁就是一条山路。

那些逃离城市的书店,去哪儿了?

△ 言几又乡村胶囊旅社书店

西涛设计工作室接到项目时,被要求在一座老宅内置入可容纳20人的胶囊旅社、一个乡村社区书店和阅览室,而整体建筑占地仅232平米、高7.2米,这对设计师而言是一个针对专业、创意、想象力的综合挑战。

最后他们拆除了老宅原有的楼板和隔墙,置入了两个“漂浮”的独立结构,用堆叠的形式构成三层“楼中楼。并嵌入透明玻璃房,让用户与深林、青山更近一步。

拾云山房则隐匿在浙江的山林古村中,整体是一个半室外庭院,由十根柱子做“悬空”支撑,周围遍布夯土农房。

那些逃离城市的书店,去哪儿了?

△ 拾云山房

除此之外,安徽碧山书局改造自一座有着200年历史的祠堂,被CNN称为“最美乡村书店”;福建屏南的先锋厦地水田书店,被一片水田环绕,改造前是一片残破的旧院;建在崖居山村的陈家铺平民书局,在山腰边构成改造而成......

那些逃离城市的书店,去哪儿了?

△ 碧山书局

陈家铺平民书局、先锋云夕图书馆设计师,南京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张雷曾讲述过他热衷于改造乡村项目的原因。

在乡村,设计师有机会能够把更好的 ‘品味’ 带到乡村在乡村,我们有机会去做一些更加学术、专业的可能性。而且,乡村也很需要这些东西。”

他还认为乡村书店为农村带来人流。人流催生产业,产业则带动经济,形成本地经济的良性循环。

书店会在当地举办各类人文活动,比如诗人、作家、设计师会来这里采风,同样有些游客也会慕名而来,从而产生经济效益。有些人能赚到比在城市里更高的工资,越来越多的当地人也会因此从城市回到农村。

对于设计师而言,乡村书店显然比城市书店更需要思考和创造。“政府或者用户也不知道要把这个村落打造成什么样子,需要设计师去思考、探索,多方沟通,才能处理好项目与村落、与人的关系。”

标签:沙溪城市实体乡村南京先锋书店黄印武改造新华书店数字命运书店白族书局乡村书店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