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湖门户资讯网 www.phdyy.com
新闻-生活-资讯-旅游-美食-汽车-租房-婚嫁-租房-招聘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平湖在线 > 正文

城事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10-12分类:平湖在线浏览:11评论:0


导读:原标题:城事|记中山影城告别日和中国女排“五连冠”同一时期1984年2月,中山电影院竣工开业成为一代代嘉兴人共同的记...
原标题:城事|记中山影城告别日

中国女排“五连冠”同一时期

1984年2月,中山电影院竣工开业

成为一代代嘉兴人共同的记忆

10月8号,国庆中秋长假最后一天,这家36年的老牌电影院有《夺冠》、《我和我的家乡》、《一点就到家》、《姜子牙》4部电影,35场次在播,之后,它就要结束36年的光影使命,停止营业,所在大楼将被拆除,腾出的空间计划作为广场开放。而此时,大厅里甜甜的爆米花的味道还没有散去。

城事

姚嘉骏在向爸爸抱怨着,“不看电影,又没意思的,我爸不知道来干嘛的。”

爸爸姚琦解释道,因为是最后一天,他想在儿子的陪伴下找寻自己的童年记忆,“整个班一个年级一块儿,大家手牵着手来看电影,有老师带着,都是这么一代代过来的,我们的父辈也都是这样,在这边看电影。”

孩子们还不能理解,为什么爸妈非要带着自己来到这里。

“不用拍到我签的字,就这个36载就可以了。”

另一位母亲王琳今年虚岁正好36岁,她说读书时代,配一份麦当劳,看一本电影是印象最深刻的。她对儿子说,中山影城是陪伴妈妈长大的。

陪伴,之于父母孩子,之于情侣夫妻,是成长,是成熟,是光影里的童真,是荧幕外的深情。

顾唯原和吕水珍的女儿刚生产时,他们来到嘉兴,从此与中山影城结缘。“我们从嘉善过来,最后一天了,很舍不得啊。她75岁,我81岁了。”

在最后一天的影院里,能见到许多银发老人,结伴而行。镜雅芳和召正观今年金婚,女儿为他们买了中山影城的票,“以前我们还在乡下的时候,跑到中山影城看电影,可能都还没有结婚呢。”

另一边,10月4号刚刚举办了婚礼的李诗圆和周家乐,正在拍照留念。

展开全文

回忆,像爆米花一样甜腻。周家乐说:“谈恋爱时候也经常来这看电影,从小到大在这边看电影长大。感觉从小孩子变成了少年,现在已经步入婚姻殿堂,电影陪伴着我精神上的成长。”

周家乐说他印象最深刻的电影是《哪吒》,因为笑着笑着就流泪了。

城事

老职工们选择在中山影城“退休”前的这一天,回到这里。73岁的顾宝耕是其中之一。“我上面去兜一圈,看看各个厅。我在中山影城各个部门都工作过的,原来场务、小卖部,最后在票务,到退休。”顾宝耕说。

顾宝耕介绍,最早的中山电影院只有一个大厅,两边一个红厅,一个绿厅,大厅里有1000多个座位。还有门口的大广场,中间还有一个雕塑,天女散花。

屠少云比老顾年纪小一些,四五年前刚退休,但他在这儿的时间比老顾长。“我们是1979年5月份招进来的。这里已经启动了,进来的时候还要搞三角土,三角土就是铺在地底下,安装电影机、线路用的。最早的放映机是松花江牌胶片机,放映要8个人,每个人工种不一样,有放映员,有跑片的,有里面服务员,还有发电的。”

屠少云说,电影院一直根据市场的需求改革、突破,1992年,嘉兴市电影公司根据中山电影院门厅高的特点,隔层扩建了全市首家豪华电影小厅“长城厅”。屠少云成为“长城厅”第一任经理。

1996年,中山电影院改扩建。

1997年重新开业,并更名为中山影城,增加了7000多平米的营业用房,原来的单厅扩展到3个厅。

1998年,中山影城的大厅音响系统经过升级改造,成为全省首批数码立体声电影大厅。

2003年11月2日,第十二届金鸡百花电影节金鸡国际影展在中山影城开幕。

2011年2月,全景深巨幕厅改造完成。

2015年4月,巨幕厅全面升级,采用科视4K放映机和音频平台,成为国内继天津、重庆后第三家采用Doremi二拖二双IMB服务器,双机3D软件同步技术的影院。

从1984年到2020年,不愿说再见,但他们又一次与它告别。

城事

“我还是以前谈恋爱的时候到这里来的。”

在影院门口聊得热络的这五人是民丰中学87届的老同学,也曾在学校组织下,沿着中山路一直走一直走,到“中山”看电影。王春强说,那时电影票是一张彩色纸,每次不一样,这次黄的,下次绿的,下次红的。“以前就只要两毛钱好了。”徐伟芳补充道。

不只是放电影,嘉兴市“两会”、“六一”汇演、毕业典礼、歌友会等,很多活动都放在这里举行。

“我还记得我们实验小学百年校庆也在这里,表演了合唱,包场请了家长过来看,跟老师一起表演,旁边还有一个进场通道。”

“对对对对,就是往边上,那边走进去一个通道上台,家长在下面看,就感觉蛮遗憾的,因为嘉兴现在很多地方都在改造,我们小时候的记忆就越来越少。”

陈璐瑶和王雪儿回忆着。

同窗,一个美妙的词汇,代表了一段美妙的时光。

在大厅门口的留言板前,周大姐和她老年大学的同学,正在合影。

在年轻时的影城记忆里,她们并没有彼此,而现在有了。

周民安回忆说,“我曾经在这里开过一个职工代表大会形式的会,那时我是中百公司的员工。我还记得开过一次计划生育的会,周总理那个时候提倡的‘一个最好,两个刚好,三个多了’这个口号的时候,我就生了一个,所以就轮到了。”

又一场电影结束,夜幕落下,人们走出影院,回头,再看一眼。

城事

像往常一样,非值班人员下班了。

不一样的是,他们特别认真地说了再见。

当晚,最后一场开始放映的电影是11点15分的《一点就到家》。电影开场20分钟,一位市民匆匆赶来,问还有没有票。经理特意为他选了张三排六号座的位子,寓意着中山影城陪伴大家的三十六载。

市民唐以一感叹道:“我本来想带我老婆来看的,儿子刚刚睡觉,没办法,只能自己来。以前还有人民剧院、嘉兴电影院、南湖戏院,结果小时候的记忆,一点点一点点一点点,全没有了,就剩这个了,后来这个也没有了,所以就觉得....时间在走,我们在长大,父母都老了。”

凌晨1点13分,电影院大厅只剩下工作人员守着最后一班岗,5号厅的《我和我的家乡》散场,29人观影结束,中山影城的所有电影播放完毕。

放映员蔡海新在一旁安静地等待着最后一名观众走出影厅,再关闭所有的播放设备,拉掉电闸。

1984年,子鼠年,中山电影院开业。

2020年,子鼠年,中山影城落幕。

全媒体新闻中心记者 屈霞 方广林 朱燕萍

潘凡平 张康

标签:影城电影中山大厅屠少云嘉兴周家乐时候顾宝耕记忆中山影城中山电影院


欢迎 发表评论: